解局 汇率变幻中阳光城如何祭出外汇保值措施
更新时间: 2019-09-18

  经济不景气的当下,降息成为全球大趋势,而以降准应对的中国成了“特立独行”的一个。这或许也是为何自9月以来,离岸人民币汇率从最高的7.1959,反弹至7.06左右的原因。

  现在,不明朗的全球经济前景,让人民币汇率波动加剧。其间,房地产企业自然不能例外,在各种窗口期大量发行的外币债券,使得其成为房企受汇率波动影响的重要因素,阳光城也是其中一员。

  为此,阳光城9月15日发布公告表示,授权香港子公司阳光城嘉世国际有限公司开展外汇套期保值业务,主要外币币种为美元及港币,交易上限不应超过进行外汇套期保值交易当时的外汇风险敞口总额。

  公告指出,拟开展的外汇套期保值业务包括但不限于:远期业务、掉期业务、互换业务、期权业务及其他外汇衍生产品业务,严禁使用任何带有投机目的或性质的外汇衍生产品。

  目前,为了应对汇率问题,展开外汇套期保值业务的房企不只是阳光城。据观点地产新媒体不完全统计,自去年二季度人民币进入贬值通道以来,包括万科、新城、广宇发展等多家A股上市的房地产公司均表示将展开相应业务,以应对汇率贬值风险。

  万科在2019年半年报中提及,为控制汇率波动风险,其将坚持对外币资产/负债匹配性、期限结构、境外流动性风险等进行动态管理,采用自然对冲及适时购买套期保值工具管控汇率风险敞口。截至报告期末,万科有效交叉货币掉期余额为20.91亿美元。

  但是,尽管万科是一家被行业视为财务管理标杆的企业,依然被汇率波动打了一个措手不及。数据显示,因为2018年二季度开始的货币贬值,导致当年万科产生汇兑损失约13.2亿元。而在汇率较为稳定的2017年,这个数字是3.59亿元。

  拥有海外资产能自然对冲外汇风险,且早已准备好相应套期保值工具的好学生万科尚且如此,对于其他房企的影响自然也就不言而喻。

  阳光控股执行董事、阳光城集团执行副总裁、全球合伙人吴建斌曾在公开场合直言,将有房企因为外汇损失影响业绩。

  “每家企业都要做汇率方面的管理,人民币贬值,在兑付的时候就需要花很多成本,这些都会反映在当年的业绩上。”就开展外汇套期保值业务一事,吴建斌在接受观点地产新媒体采访时表示:“汇率管理很重要,我们还需再做3至5亿美元。”

  在上述公告中,阳光城便表示,将进一步借鉴其他优秀企业的汇率风险管理经验,包括尽可能进行货币币种匹配的资产、负债自然对冲;进一步细化原有的外汇套期保值工作流程、内部管理机构;并引入更多专业部门进行宏观形势、外汇市场的分析等强化管理动作。

  对于阳光城而言,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外币货币性项目净额仅为6.63亿美元及9.43亿港元。但按照阳光城测算,在其他变量不变的假设下,假定港币与美元继续维持联系汇率,美元/港币汇率变动上升/下降1%,将会导致其股东权益和净利润减少/增加5385.69万元。

  若按照离岸人民币汇率7月1日开盘价6.8206及9月15日的收盘价7.0518、贬值3.39%简单计算,在此期间,阳光城将承担股东权益及净利润损失约为1.83亿元。

  显然这不是一个小数目,而且需要注意的是,阳光城不像其他房企有在境外置办资产,能通过当地货币现金流抵消掉汇率的涨跌影响,产生自然对冲,因此所能采用的方法自然主要靠套期保值业务。

  换而言之,阳光城未来将通过国际金融市场的一系列交易,通过锁定远期汇率,进行反方向投资,以冲抵汇率变化的负面影响。

  阳光城表示,在合法、审慎、安全、有效的原则下进行外汇套期保值,不进行任何以投机为目的的外汇交易,所有外汇套期保值以规避和防范汇率风险为目的,但其中仍然存在极大的风险,就是外汇变化的不确定性。

  具体表现为,在外汇汇率走势与公司判断汇率波动方向发生大幅偏离的情况下,公司锁定汇率后支出的成本可能超过不锁定时的成本支出,从而造成公司损失。

  而这部分成本相对来讲也是较为高昂的,吴建斌表示:“一般汇率掉期,对冲,三个月、六个月或者一年,都会收取不同的费用,这个费用确实很高。没有做外汇管理可能是两个因素,一是看不清楚人民币是否贬值,二是没有意识。”

  这也其实也反映出房企们的心态,虽然外汇套期保值业务专业性较强,复杂程度较高,但是房企长期与资本市场打交道,似乎看上去并没有什么难度。